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全境污染 -> 書目 -> 第一百三十章 面具消失的副作用【求推薦票月票!】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一百三十章 面具消失的副作用【求推薦票月票!】

    夏仁的能力中,共有兩種是擁有操控性質的。

    一種是本源掌控,這項能力主要是通過使無根之水進入目標的體內,使其變成提線木偶一樣的狀態,但是意識還保留著,就如同當初的那些后勤隊員們,他們在清醒的狀態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手將槍口轉向自己的腦袋。

    同時在本源掌控的狀態下,被控者的身體力量能夠得到極大的強化,做出各種違背骨骼結構的動作。

    由于未做實驗,夏仁不知道結束本源操控后,被控者的身體會不會恢復,亦或是直接死亡。

    而寒冰奴役則是另一種層面上的操控精神操控。

    被控者將會徹底成為夏仁的奴隸,但是夏仁無法直接控制對方的身體,只能下達命令,且這種狀態將會永久存在,除非夏仁主動舍棄他的奴隸,而舍棄的結果,就是受控者徹底死亡。

    已經死去的頭顱是無法通過本源操控問出任何情報的,就算是活著的也不行,所以只能選擇寒冰奴役。

    同時夏仁還發現了一個細節。

    妹妹陳卉的脖頸斷口處血肉翻張,明顯是用刀具劈砍數次的結果,而哥哥陳其偉的傷口,則無比平滑,仿佛是被一刀切開的,普通人幾乎無法擁有這份力量和技巧,就算是受到專業訓練的劊子手也難以如此整齊的斬掉一個人的頭顱。

    “根據剛才問出的答案,他們兄妹互相殘殺,沒有外人插手。”

    那么答案就很清晰了,陳其偉率先殺掉了妹妹陳卉,隨后又被借由陳卉尸體降生的感染體殺死。

    如此一來,一切都能夠解釋的通,徐大姐的女兒會生病,也是因為見到了當時下樓的感染體。

    只是夏仁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黃秋遠,他是怎么看出來的?

    難道是僅憑借著頭顱的創口,就猜測出了事情的經過?判斷沒有第三者在場?

    夏仁再次回憶了一下整個過程,黃秋遠在看過陳其偉脖頸上整齊的傷口時,當場就想要以自殺結案,因為這明顯不是人為的痕跡,但是隨后看到陳卉的傷口時,卻改了口風,說出要再仔細查查的要求,可能是因為陳卉的傷口上有人為的痕跡。

    然后在聽過徐大姐的講述之后,他得到了驗證,又重新認定為自殺。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幾乎可以確定,黃秋遠不是在瞎結案,他是真的對異常事件擁有豐富的經驗。

    這種事情沒辦法公之于眾,所以他本人也被嚴重低估,在眾人眼中變成了一個荒唐的“自殺專家”。

    “會不會是因為我的入住,原本封存在趙明月屋內的收容物們全部出逃,光是我所知道的悲劇人偶、答愿鏡、無根之水,這三個收容物就已經制造了無數麻煩的案件,因為木星市的異常事件增多,警督才派黃秋遠這個專家過來處理,并沒有針對我的意思?”

    夏仁忍不住想到。

    不過盡管這種可能性不低,他仍然不會放松對黃秋遠的警惕。

    帶著劉秀秀,夏仁很快開車來到第三人名醫院的門口,平詩晴就在這里工作,他之前因為腫瘤的問題,來過不少次,早已經輕車熟路,同時這里也是他第一次遇見悲劇人偶的地方,也不知道這么多天過去,孫愛紅的女兒李欣出院沒有。

    他沒有先去和平詩晴打招呼,而是徑直來到了住院部,徐大姐的女兒在短短兩天之內就病到了需要住院的地步,說明感染體帶給她的影響并不輕,如果不及時處理,說不定又會有一個嶄新的感染體冒出來。

    “沒想到真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呢。”

    “會不會是雙胞胎啊?除了神態,其他個方面完全看不出差別!”

    “這誰知道……”

    剛進住院樓,夏仁就看到兩個護士從電梯里走出來,邊走邊聊。

    “一模一樣的人……”

    他瞬間回想起了住在李欣隔壁的那個十五六歲,得了免疫系統疾病的女孩子,和拿個寫逼到自己跳樓的曾書藝的同學。

    “該不會這么巧吧?”

    夏仁按照跟徐大姐問出的地址,來到六樓的一間病房門外。

    “真的完全好了……”

    “穩妥起見,等下再做一些檢查吧。放心,沒事的,只是一些身體上檢查。”

    透過門上的玻璃,夏仁意外的發現,平詩晴竟然也在病房里,她穿著一身白大褂,身邊是比她高了一頭的兩個實習生,正拿著筆記錄著什么。

    而病床上坐著的少女,正是曾書藝的同學,鄭文若。

    “還真是她。”

    “你認識徐大姐的女兒?”劉秀秀疑惑道。

    “以前見過一面。”夏仁回答說。

    只是對方還沒見過自己真實的樣貌,當初為了調查曾書藝跳樓的原因,他是帶著無面者面具變成趙明月的模樣和對方見面的。

    “你們是誰?”

    說話的功夫,病房門打開,平詩晴從里面走出來,看到了站在門口鬼鬼祟祟的兩個人,問道。

    這個問題把夏仁問愣住了,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感覺對方應該是在和他開玩笑:“有朋自遠方來,鞭數十,驅之別院?”

    他說了一個只有兩人才懂的玩笑。

    但是平詩晴沒有笑。

    “如果不是家屬,請不要打擾病人休息。”

    她看向自己的眼神盡管已經掩飾的很好,但夏仁仍然覺得,她仿佛在看智障。

    “喂,你不是認真的吧?不認識我了?”

    夏仁微微皺了皺眉,感覺有些不對勁。

    “抱歉,真不認識。”

    她說完,領著兩名實習生,直接離開了病房。

    那神情沒有在作偽。

    夏仁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她真的不認識自己了。

    “難道又是答愿鏡?”

    可是不對,她的眼睛好好的,并沒有失去光澤。

    眼看著對方消失在視野中,夏仁還站在原地。

    劉秀秀目光在平詩晴消失的方向看了看,又瞅瞅夏仁的反應,忽然覺得,秦姐姐腦袋上好像有點綠。

    這明顯是有故事啊!

    怎么辦怎么辦?我要不要跟秦姐姐說呀!

    “面具。”

    夏仁忽然喃喃道。

    面具是深淵使徒無面者剝奪了目標存在制造出來的,他的面具消失了,所以夏仁的身份,也隨之消失,隨之……被遺忘。

    也就是說,有可能除了秦蕓和劉秀秀之外,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記得自己之前的樣子了。

    平詩晴是。

    夏秋冬也是。

    高樂也是。

    于靜靜也是。

    “難道我以后真的就叫司馬鋼蛋?”

    夏仁撓了撓頭,感覺有些苦惱。u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一百三十章 面具消失的副作用【求推薦票月票!】-玄幻奇幻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全境污染》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白胡子的貓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