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撲街系統帶我玩游戲 -> 書目 -> 第八章 記者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八章 記者

    夏老師和黃建已經消失了三天了,這三天,學院里動靜還是挺大,好奇的人心開始揣測起二人的去向。

    “你聽說了嗎?夏老師和黃建可能私奔了呢!”

    “你就扯吧,一個魔法師,怎么可能看的上一個窮傻子。”

    寬曠的在學生的早高峰里顯得是那么擁擠,許多學生邊走還在討論著昨天游戲的輸贏,昨天結局的電視劇。

    然而在這之中還有許多聲音是在討論夏老師和黃建的,肯定不會是什么善意的話,畢竟二人的失蹤太蹊蹺了,更何況,黃建還在之前剛剛打傷了三少,因此在這之中還有別的說法。

    “說不定,黃建和夏老師鬧了什么矛盾,然后,黃建就把夏老師殺了!”

    說法越來越蹊蹺,并且引人入勝,許多人也是因為說了古怪的想法成為了全班的焦點。

    當然,事實上他們二人很安全,并且很和諧。

    其實,在前天,學校高層就在著手調查這件事情了。

    一方面是老師失蹤,另一方面是學生安全和心理問題,家長,還有社會媒體,各層的人士都將此事炒的沸沸揚揚。

    可是,就昨天,學校高層就已經找到了真正的原因,他們二人其實并沒有失蹤,而是在六樓的房間修煉。

    就在此時,學院一樓的校長辦公室內,一名身穿深藍色西裝,戴著方框眼鏡的中年男子正在辦公桌前批示著一些文件。

    在辦公桌前,有一副牌子,寫著這位男子的身份:校長。

    校長看起來還算是比較和藹,就算現在很是忙碌,周圍也沒有人,但是他的嘴角始終帶著一點點的微笑。

    頭上的發色已經白去,但手上的鋼筆卻十分靈活,在他手下的紙張飛快的閃過,一張張白色的紙張都有了他的剛勁的簽名。

    “羅力。”

    這是校長的名字,他在紙上的簽名也是這個。

    在羅力左手的紙張是還未簽字的,看上去有半米高,右手邊的是已經授權的,已經有一米高了。

    由此可見,羅力校長已經工作了有一段時間了,可現在還是早晨八點左右,學生們第一堂課正要開始的時候。

    “咚咚。”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羅力雖然聽見了,但沒有起身的動作。

    “進來。”

    原來羅力的辦公室從來都不會關,因為這里面沒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任何人來羅力都會讓他進入。

    “羅校長,打擾了,老爺讓我來的。”

    進來的人是三少的保鏢,只是這次來的只有一個人,另一個人好像沒有跟隨他來。

    羅力手下的動作放慢了,頭慢慢的抬起來,臉上的笑容仍在,只是和藹的程度散去了幾分。

    “哦?羅老爺有什么吩咐嗎?”

    “老爺想讓您快點找到那個臭小子,然后給媒體一個交代,否則老爺會停止對學院的贊助。”

    保鏢的話,羅力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也清楚現在的局勢。

    外界的壓力實在太大了,如果不及時解決,可能會對學校的名譽造成嚴重的損失。

    事實上,胡編亂造,胡猜亂想已經不是學生會做的事情了,那些媒體也是整天在創造一些奇怪的事件來解釋學生和老師在學校消失的事件。

    這些事情的起因都是源于老師和學生的家庭,他們不斷追著學院給一個說法,所以才引來了媒體。

    但現在要致其根本,就必須讓學生和老師出現在媒體面前。

    難嗎?絕對難。

    因為羅校長現在知道了老師的去向,卻不能召喚其出來,因為身處那個空間,是沒有人可以進入的。

    除非魔法政府的人來,否則就憑一個學院,是沒辦法打破那個結界的。

    魔法政府和法師協會,他們其實類似,只是一個沒有管理國家的能力,一個擁有管理這個國家的能力。

    事實上,法師協會在某種意義上比魔法政府更有威懾力。

    法師協會是無償,且完全中立的面對整個世界。

    而魔法政府是針對一個國家進行管理的,二者的關系可想而知,放在現實世界中,就是一個國家的政府,和聯合國的關系罷了。

    “我無能為力,如果羅老爺真的想要解決這件事情,就讓他去找魔法政府的人來,否則我也不能讓他們兩個人回來。”

    保鏢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羅力說的話實在太讓人為難了,一件事情托付給他,要是辦不好,回去的時候還說無能為力,那羅老爺還不把他扔出羅家?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您也覺得棘手?”

    這時候羅力的手上的動作停止了,他抬起頭看向保鏢。

    “不是棘手,是無能為力,夏老師和黃建同學,現在身處元素空間,沒有人可以進去,除非你們找來魔法政府的人,如果更有能力找來法師協會會更好。”

    說完,羅力臉上恢復了和藹的氣息,繼續批閱手中的文件。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保鏢也沒辦法繼續說下去了,只能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而在人走后,羅力的表情立即變得嚴肅起來,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他拿起身邊的紅色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經過咒語轉接后,打到了一個陌生女子的手機上。

    “是我,羅力,如果羅家有人要找你們的人幫忙,一定要想辦法拒絕,絕對不能同意。

    沒錯,我就不相信羅峰那個老混蛋這次還能在我的地盤撒野了!”

    說完,羅力就狠狠的掛斷了電話,繼續恢復笑容批閱起了手中的文件。

    保鏢走到學院門口,一輛黑色的車慢慢的落下的車窗,后座位上有兩個人,一個是三少的另一個保鏢。

    坐在保鏢旁邊的是羅老爺,他帶著一副墨鏡,臉上的表情很僵硬,顯得格外的嚴肅。

    “老爺,羅校長說他無能為力,老師和學生已經到了元素空間,只能找魔法政府的人來幫忙,否則....恐怕沒有人能將二人抓出來。”

    站在車門外的保鏢轉述的已經很清楚了。

    羅老爺也聽的很明白,但是他卻無動于衷,像是在思考,又或者是根本不在乎保鏢的話。

    總之在片刻之后,他冷清清的對著司機說道。

    “開車,去省魔法政府。”

    在車開走后,保鏢目送車輛離去,緊張的肌肉逐漸放松了下來,額頭的汗水止不住的向下流淌。

    看來剛剛在羅峰沉默的這段時間里,保鏢的心情復雜萬分。

    在羅峰尋求幫助的這段時間,媒體也開始聚集在了學院門口,來的早的追上了羅峰的汽車,來的晚的都聚集在了學院門口。

    其中一名女記者,和其他隨行的幾人首先下車沖進了學校,然后開始了直播。

    “這里是白銀瞳現場直播,就在九月十五號,本市特古亞斯中級魔法學院失蹤了一名學生和老師,目前學院方面沒有給出任何正面回復,今天我們就跟隨鏡頭來尋找特古雅思中級魔法學院的院長,羅力。”

    說完之后,這幾位記者就直徑走向院長辦公室,像是已經踩好了點沒有任何的猶豫。

    而門衛雖然看到他們闖入,但沒有做出反應,而是繼續在門衛室翹著腳看著手里的報紙,喝著滾燙的熱茶。

    “咚咚咚。”

    院長辦公室的門又被敲響了,很快,里面就傳來了回應。

    “進來。”

    女記者直徑走入了辦公室,將鏡頭對準了羅力,然后開門見山的問起了本次事件。

    “您好,你就是羅力院長吧?請問一下,關于特古亞斯中級魔法學院失蹤了一名老師和學生,您院方怎么解釋呢?”

    羅力看到記者來了,雙手捏了捏西裝,然后面帶微笑的坐在坐位上,面對鏡頭說道。

    “對于此事,我們院方暫時無法給出合理的解釋,目前只知道學生和老師還安全,并且還在學院六樓的元素房間內。

    至于他們的動機,與事情經過,以及為何一聲不吭的消失,我們院方沒有辦法給出合理的解釋,只能等到一個月以后他們出來才能給出解答。”

    羅力遭遇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雖然不是每次都是有人失蹤,但是記者闖入學院卻是經常了。

    因為羅家是這個學院最大的股東,所以他們在外面只要有風吹草動就會牽連到學院,然后引來一群記者。

    這次也是一樣,其實羅校長昨天已經接待了五個頻道的記者了。

    “那么,您覺得學院的管理措施,已經老師的管理制度是否合理?”

    “眾所周知,我們學院的管理制度是整個國家最完善,且最優秀的,我自然認為制度的沒有出現任何的問題,并且本次事件屬于單一且獨立的事件,以前沒有可以借鑒的事件,未來不可能在出現。

    對于這次事件,我們學院會承擔一部分責任,但大部分的過失我們會在學生和老師出來之后在做出回應。”

    羅校長的回答很委婉,在他看來,學院的管理制度和其他學院的一樣,并且要更優秀,出現這樣的事情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不過以后不會再出現了。

    這些潛臺詞在羅力的腦袋里都是想好了的,只不過從他嘴里說出來,就成了一番官方的話。

    “像您這么說的話,學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出問題的是在老師和學生身上?可是學院平日對老師的定期培訓師怎么樣的?有沒有按時對老師進行心理評測?

    而且我們聽說,學生之前在學校里打傷過另外一名學生,那一名學生現在在何處?為什么打人的學生沒有被開除?”

    記者就是這樣,喜歡刨根問底,還會偶爾扭曲一下事實,雖然給羅力帶來了許多壓力,但是很多現實也是在這樣的追問下產生的,社會的穩定也是這些記者的專業精神奉獻的。

    “學院根據魔法政府規定,會按時給老師體檢,還會按時給老師培訓,包括心理咨詢。

    至于學生方面,我們學院堅信任何一個學生都是一個善良的個體,在他們沖動之下雖然會有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是學院相信他們能改過。

    而且在我們的教育和指導之下,那名學生已經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并且在審訊空間中我們發現,學生并未打人,另一名學生受傷可能是二人矛盾的時候自己造成的。

    至于那名受傷的學生在哪,我們無可奉告,我們不愿意讓外界影響學生學習,當然,該學生已經成年了,如果他愿意出面解釋我們學院也不會做出阻攔。

    但是目前來看,學生還不愿意出面,作為老師,我們有義務保證學生的學習環境不受打擾,請原諒。”

    羅院長的解釋算是比較誠懇了,沒有過多的漏洞,也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記者似乎對這樣的解釋還不滿意,他們好像還想挖掘出更加不為人知的秘密來。

    “院方是否嘗試讓學生和老師從元素空間中出來?現階段是否能保證學生和老師的安全?

    院方如何安排之后的事情?包括院方是如何對學生和老師的家人解釋,并安撫的?”

    這句話完全是在審問學院是否對此事情有所作為。

    “是這樣的,元素空間的魔法咒語是魔法協會創造的,所以我們無法破解,當然我們也嘗試過,不過學院能力有限確實不行,不過現在已經在和魔法政府商量了,看是否能破解元素空間的保護魔法。

    另外,如我所說,元素空間是法師協會創造的,其中的安全性不言而喻,學生和老師的安全不必擔心。

    其次,在事情結束后,我們會根據事情經過給出一定處罰。

    學生和老師的家人都算冷靜,他們已經知曉了學生老師的去向,并答應學院積極配合。”

    問題到這里也應該結束了,從起因到結果甚至連未來都問了一遍,羅力猜著正常的詢問流程也該結束了。

    “以上就是今日的報導,希望學院能更加積極的去幫助學生和老師回來,也希望二人能夠安全。希望每個學院能從今日的事情汲取教訓,不斷去改善學院的管理制度。

    好了,白銀瞳今日的報道就結束了,觀眾朋友們我們下次再見。”

    女記者面對鏡頭說了一段結束語,之后便松下了一口氣。

    轉過頭對著羅力感謝。

    “謝謝羅院長,感謝您今天接受采訪,打擾您了。”

    羅力沒有說話,臉上只是微微一笑,事實上,在面對記者的時候,說的越多錯的越多,對方可以從你說的話里找到各種各樣的漏洞,然后在從中炒作。u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八章 記者-網游競技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撲街系統帶我玩游戲》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黃浩二少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