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明帝國的崛起 -> 書目 -> 第兩百八十八章 彈劾奏章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兩百八十八章 彈劾奏章

    三月中旬,殿試前夕,京中針對張昭的輿論,或者說針對是否廢除天下衛所的輿論忽而爆發,并且聲勢浩大。

    都察院江西道御史呂紀先連上彈劾奏章拉開序幕,他在奏章中力陳廢除全國衛所之弊端,并彈劾張昭種種不法行為。包括但不限于以下罪狀:

    第一,藐視朝廷法令。將被貶到前順天府通判方珍父子,他的小妾的父兄三人,假其為新軍營效力,帶回京中。

    若是人人效仿,置朝廷法令如何地?

    第二,以權謀私。

    趁著西北固原、寧夏兩鎮廢除衛所試點之際,與地方縉紳相勾結,利益交換。

    三原王氏的瑞昌號擁有燧發槍、水泥的制造技術。如此重要的技術,怎么能交給地方縉紳?

    而張昭本人就娶了三原王氏的女兒為妾。

    并趁機在西北設廠撈取商業利益。經查國泰商行分別在靈州、寧夏城、紅城堡、固原城等地設廠。

    第三,妄測圣心,驕奢淫逸。

    天子因其功賞賜府邸,張昭卻要在京西南占地三千畝。美其名曰:求田問舍。敢問起樓閣花費幾何?

    而且,張昭如此惺惺作態,是怕天子猜忌而效仿前朝故事嗎?然而,如今是圣天子當朝!

    第四,欺君罔上,罔顧圣恩。

    王承裕為求官而屈身于張昭,何其無恥!堂堂兩榜進士,不思報效國家,而嫁女給張昭為妾,相互勾結,謀奪利益。其罪幾何?

    張昭如此行徑,不是欺君又是什么?

    不得不說,呂紀先關于張昭的黑材料還是準備的比較充分的。他的奏章一經遞交、傳抄。立即引起科道的轟動,紛紛以此為藍本,上書彈劾張昭。

    明朝的奏章上交流程,有兩條途徑。第一,經由通政司遞交給內閣。第二,在會極門那里投遞,每天都有小太監在那里等著的。

    呂紀先的奏章是交給通政司的。而通政司對奏章是要存檔備案的。奏章內容根本沒到宮中,就已經傳遍。輿論迅速的發酵。

    而大明朝的輿論風潮向來是小弟們先上:開宗明義,表明這次我要搞誰,因為什么原因,不相干的人讓開。

    大佬們不會在一開始就表態。

    在這股風潮之中,科道言官,六部主事這個級別的官員紛紛上書。不僅僅張昭挨罵,王承裕、王恕都被吊起來打,王小娘子亦被安了個“品行不淑”的罵名。

    這要是在現代社會,夠的上打一架的標準了。但是,在大明朝的罵人特色中,只是一般般。大臣們罵皇帝,都敢連皇帝的祖宗一起罵的。

    在這“嘈雜”的罵人聲中,有的人認為張昭提出和韃靼人互市,是為了轉移廢除衛所的注意力。

    還有人罵張昭怯弱避戰,封爵之后開始腐化。

    京城之中在短短的數天之內,仿佛一個巨大的木材堆被火星子的點燃,烈火熊熊。

    而張昭正在新軍衛中。

    …

    …

    三月十八日,弘治十五年的殿試照常舉行。題目是弘治皇帝給的:論與北虜互市之利弊。

    最終的一甲三人是:康海、孫清、李廷相。會試第一的魯鐸的名次是二甲第二。

    這一科的會試主考官是李東陽。這些士子全部都算是他的門生。

    殿試的時間就夾雜在這次輿論風波中。三月十九日,弘治皇帝下旨,令二十日上午在武英殿廷議與北虜互市之事。

    十九日晚,一場春雨不期而至。

    已經改名為“新軍營”的新軍衛軍營外的住宿區中,沒有在張昭身邊當值的王武和妻子吳姍廝磨后,在房間床榻中說著體己話,窗外夜雨滴落。

    吳姍是原甘州衛指揮使吳桉的女兒,王絮雪的好友。本來家世不錯,現在自然是衰落下來。固原鎮的衛所、軍戶、軍籍都廢除掉了啊。

    而王武雖然因戰場指揮失誤被貶斥,失去帶兵的機會,但作為張昭的親衛首領,地位并不低,而且還是新軍衛的元老。官任千戶。每月的餉銀60兩。朝廷賞賜和戰場繳獲另算。

    吳姍枕著枕頭,“老爺,妾身聽說外面很多官員都在彈劾張相公,這沒事吧?”

    王武幸福、愜意的躺著。他當日跟著相公、王姨娘游湖,倒是一眼看中吳小娘子,后來在固原城成就姻緣。

    “能有什么事?相公這是擋著一些人的財路了。在西北時,有新軍衛鎮著,你爹他們不敢動。回京之后,這天下的反撲壓力都匯聚過來。鬧騰的很。”

    吳姍擔憂的道:“那還不怕?”

    這可不是在西北。張相公在新軍衛的軍權,指不定一道圣旨就會被剝奪。她跟著新軍衛家屬一路抵達京師。可是非常清楚新軍衛的門道。新軍衛有一門課,叫做思想教育課。每天都在講忠君愛國。

    這或許也是天子并不猜忌張相公在京城外手握重兵的緣故。

    王武笑呵呵的道:“這天底下的事,總就是天子說了算。相公只要不在這上頭犯錯,有什么可怕的?

    相公這段時間在營中制定提高輔兵、乙等兵、甲等兵待遇的方案。沒功夫理會外頭的事。那幫人加起來,都打不過新軍衛。

    睡吧,明天還要早起護送相公去皇城中。可以你家老爺我官職太低,不能進去看大戲。”

    “哦。”

    吳姍乖巧的應一聲。不管她的少女時代是如何刁蠻,又是如何調皮、狡黠,出嫁從夫。她不可能如好友王小娘子那樣,在張昭的寵溺下,還保持著少女時的本色。

    不過,她閉上眼睛,腦子里還是在想自家老爺說的大戲是怎么回事。

    邸報上不都在說廢除衛所的事嗎?

    和北虜互市的事情,有什么大戲可看?無非就是反對和支持罷了。

    …

    …

    二十日的清晨,張昭在軍號中起床,洗漱完畢后,換上伯爵公服。頭戴烏紗帽,穿右衽盤領纻絲緋袍,系玉帶,踩黑靴,手拿笏板,坐馬車進城。

    他剛剛簽發了提高新軍營普通士卒待遇的命令。將乙等兵的軍餉從每月五錢銀子提高到一兩,甲等兵提高到一兩五錢。小旗、副總旗、總旗各有提升。

    蓋因有些新兵娶妻后,有小孩,家里開銷增大。而京城這里的糧價還是一兩銀子兩石。他必須得讓軍中精銳士卒安心訓練、殺敵。而不是為柴米油鹽苦惱。

    “以后物價還要漲。軍餉也得慢慢提高啊。養兵的花銷逐步增多。”

    張昭輕輕的抿抿嘴,把思緒回到今日武英殿議事上來。他需要給重臣們講一講貿易課。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兩百八十八章 彈劾奏章-歷史軍事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明帝國的崛起》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九悟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号码